资深玩家谈“解禁”后的中国游戏机市场:群雄逐鹿!

资深玩家谈“解禁”后的中国游戏机市场:群雄逐鹿!

   游戏机禁令终于正式解除,对于国内玩家来说,这个13年的禁令束缚了他们太久,在这13年间,他们中的许多人逐渐失去了对游戏机的热爱,转而投向了网游的怀抱。不过,依旧有一些资深玩家坚守着游戏主机最后的阵地,默默的为游戏主机付出,窦涛就是其中一位。

游戏禁令正式解除!

   窦涛玩游戏机玩了十几年,一共有过5部游戏机,玩过上百个游戏,合计花费超过1万块。窦涛说,这些主机和游戏都是从地下黑市买来的,他身边像他这样的朋友有许多。2014年,长达13年的游戏机禁售规定在上海自贸区解禁,窦涛这样的资深玩家是否会投身于正版游戏市场?

   面对水货横行的中国市场,微软、索尼、任天堂这三大外资巨头反应不一。华为、阿里、联想等中国本土企业也在想方设法布局游戏机市场,但是主机游戏开发难度巨大,游戏用户免费习惯难改,抢占市场任重道远。

   全球最大水货市场面临转变

   时隔13年后,游戏机解禁。看到这个消息,游戏机玩家窦涛发了一条微博说:“今天终于能正大光明地玩游戏了,希望以后的孩子能同样在家用机上感受到《最终幻想》、《实况足球》(pes)系列、《侠盗飞车》(GTA)系列等等良心游戏,而不是各种圈钱的网游”。

   2000年,以避免对青少年精神层面健康发展造成消极影响为由,文化部等7部门发布了一个红头文件《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》,文件规定:自本意见发布之日起,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、附件生产、销售即行停止。任何企业、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、附件的生产、销售活动。

   游戏机禁令发出后,中国的游戏机市场从此转入地下,在13年里培育出一个全球最大的地下游戏机市场,水货游戏机销售在很多渠道泛滥。

   2014年1月6日,国务院发布通知,调整上海自贸区内相关行政法规。其中明确规定,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,通过文化主管部门内容审查的游戏游艺设备可面向国内市场销售。这一纸通知被认为撤销了2000年颁发的游戏机禁令。

   “游戏机解禁”的消息甫一传出,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,“原来游戏机是被禁止的!”

   王成卖水货游戏机已经六七年,他说,头几年在中关村电子城开店,一直都正常卖货,上面来检查只是查是不是假货,质量合不合格,几乎不会查水货这事儿。后来,生意越做越大,他转到线上开店面向全国市场。“淘宝上一共有四五十家游戏机卖家,都是实力比较强的。加起来统计,掌机加台式机,估计一个月能出几万台”。王成说。

   中国的游戏机需求有多大?王成举了个例子:“前年,电视剧《后厨》热播,剧里海清有一部游戏机经常拿在手上玩。这个电视剧演完后,连续两三个月,我店里的游戏机销量都翻番。很多人电话打过来开口就问,‘你们卖的是海清在后厨里玩的那个机器吗?’”

   有数据显示,中国整个游戏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位居世界第三,2013年的销售额比上一年增长了40%,其中,PC游戏市场占据了其中的2/3,手游与页游的人气也非常高,唯独在禁令之下的游戏机市场份额被忽略不计。

   实际上,地下掌机和电视游戏机市场非常巨大。中研普华行业研究机构发布的《2013-2017年中国游戏机行业投资风险预测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》显示,2012年,中国掌机和电视游戏硬件市场的销售收入实际上已经达到5亿美元左右,出货量在400万台左右。

   曾有IDC分析师认为,中国未来几年内将成为最有吸引力的潜在市场,一旦禁令全面解除,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游戏机的最大市场。

   国际巨头正版入华有“三座大山”

   对于游戏机解禁,嗅觉最灵敏反应最快的是微软。

   2013年9月24日,百视通宣布与微软拟共同投资7900万美元(约4.83亿人民币),在上海自贸区成立合资公司——百家合,双方分别占51%和49%股权。据了解,该合资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生产、销售游戏机等终端设备以及相关的游戏、娱乐软件等,新公司推出的产品初定名为“Bestpad”。不少人猜测“Bestpad”就是微软XBOX的翻版。

   游戏机解禁后,百视通总裁陶鸣成表示,百视通和微软的合作,会抓住这个时间窗口,尽快把好的解决方案拿出来。陶鸣成还说,与微软合作后,会考虑投资一些国内公司开发出更多适合中国用户的游戏。

   相比微软,另两家游戏机巨头的反应却相对谨慎。

   新京报记者联系索尼相关负责人,索尼方面称,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可以透露。据路透社报道,任天堂日本总部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现在并没有进军中国市场的计划。

   事实上,虽然以自贸区为突破口,中国游戏机市场正在放开,但是面对13年一直在地下畸形发展的中国市场,外资巨头正版入华是否会“水土不服”还很难说。

   有分析认为,微软、索尼、任天堂要进来,至少要面临“三座大山”。

   首先是蔓延的水货市场。“游戏机禁令”实际的效果是,行货消失,水货市场泛滥难以治理。有报道称,游戏机市场鼎盛时期,索尼游戏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占据了其全球销量的四分之一以上,全是水货。

   水货蔓延紧接着带来的第二个后果是,解禁后游戏机厂商在国内无法复制国外的盈利模式。

   多位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微软、索尼等游戏机的硬件几乎是不赚钱甚至是赔钱的,主要靠卖正版游戏软件挣钱。

   但是中国市场已经习惯了“水货+破解版游戏”,让消费者花几百块买正版游戏软件很难。还有一个难题是国内没有游戏分级制度。“没有分级,很多国外好的游戏,不适合小孩子玩但成人玩很正常的游戏就都进不来”。窦涛说。

   缺乏分级制度,审查流程难以把握。杭州一家手游公司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,“任何从国外引进的游戏或者新游戏都需要文化部审查,一些公司往往要等半年甚至更长的审查周期,很容易耽误最佳上市时间,玩家们等不及了就会去找盗版软件玩”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